• >
主页 > www.06809.com >
www.06809.com
西楚霸王“富二代”创业是如何失败的?
发布日期:2019-09-11 17:12   来源:未知   阅读:

  但事实上,KOL并不是原创,而是“洗稿”洗来的一幅对联,按清《醒睡录》载,此联为前明孝廉胡寄垣所作,“初入学,试下等,愤甚,即登楼读书,不下梯者三年。自题此联,后数年遂中。”

  可见,这哥们儿的决心和毅力够强的,为了考个功名能三年不下楼,实非常人所能及,要知道,当时他在楼上可是没网没手机玩的。尽管政治上没什么建树,但这一幅对联亦足以让其青史留名了。

  之所以想起此联,是此联上联所述之人正是我们今天要聊的主角,“富二代”创业人,人称西楚霸王的项羽,想当年,何其勇冠天下,“羽之神勇,千古无二。”只可惜,最终创业还是失败了。

  在马鞍山的和县乌江镇东南的凤凰山上,有一座霸王祠,迎面便是篆额“西楚霸王灵祠”六个大字,字为唐书法家李阳冰所书,这哥们儿就是超级大IP李白的族叔,为李白做《草堂集序》的那位,如果没有他,今天大家伙儿可能看不到李白那么多牛逼的诗了。

  祠前有小亭,乌江呼啸,松风阵阵。此亭,便是项羽创业失败后自刎于此的乌江亭,在这儿,能吃到号称正宗的“霸王别鸡”。

  然而媒体人相轻,非自今日始。另外一个牛逼的自媒体人王安石就不这么认为,这哥们儿也写了一首《乌江亭》:

  “富二代” 项羽没干过暴发户刘邦,最终创业失败。王安石认为,是“势”已去,再难挽回,不是拐弯是路的事儿了。

  为何富二代干不过暴发户呢?我们就从项羽的创业路来聊一聊,看看他的创业历史,也看看他如何将一盘好棋下得稀烂、将大好江山拱手送人的。

  文中所写的“神骓”,就是项羽的马,标下乌骓马,掌中霸王枪,腰佩青霜剑,全是好东西哈。这可比今天什么爱玛仕、百达翡丽牛多了,可不是嘛,人家项羽可是富二代出身。

  严格讲,不仅仅是富二代,是富N代。刚开始创业,就已经手握了好几个小目标。

  项羽,为楚国名将项燕之孙,“羽”为其字(另传字子羽),名“籍”,“项”这个姓氏源于封地项,“项氏世世为楚将,封于项,故姓项氏”,就是今天的江苏宿迁一带。

  小时候的项羽,主要是跟着叔父项梁,混迹于乡里民间。大抵是“提笼架鸟满街转”的那种。

  富二代多半不听话,项羽亦如是。做什么事都只有三分钟热度,像极了今天的“叛逆少年”。项梁叫他读书,不爱学;教他练剑,他又不好好练,叔叔很生气。

  估计看到叔叔准备动手揍他了,项羽赶紧为自己辩解道:“书足以记名姓而已。剑一人敌,不足学,学万人敌。”

  叔叔一听他要学“万人敌”,颇是高兴,就开始教其学兵法,但学了个皮毛大意,项羽就又不认真学了。面对项羽这么个状态,叔叔能做的,大概也只好天天盯着辅导作业罢。

  直到传统大企业的创立者秦始皇巡游苏州(会稽)的时候,项梁才改变了对项羽的看法。这一天,看热闹的项羽说了一句令叔叔震惊不已的话,唬得项梁赶紧捂住了项羽的嘴巴。

  虽然话一出口,叔叔就狠狠训斥:“不要胡说,要满门抄斩的!”但从此以后,项梁对项羽刮目相看。“梁以此奇籍。”

  当然,那时的项羽手里还没有几个“小目标”在手,跟着叔叔也还是“居无定所”,为了躲避仇家逃到了吴中,也就是今天的苏州市城区。在苏州经营多年,项梁威望颇高,黑白通吃,跺跺脚苏州城就震三震的主儿。

  公元前209年,二个刚出道儿的哥们儿陈涉、吴广,在大泽乡,也就是今天的安徽宿州市埇桥区的大泽乡镇,大吼一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开始创业了。

  项梁即命项羽杀了会稽郡守,也就是苏州这个地方的老大,广纳豪杰,迅速聚齐了8000员工。干的并不是高科技的事儿,而是O2O劳动密集型的创业,8000员工算个毛,但却是元老级的员工,相当于18罗汉的水平吧。

  项羽和叔叔,正式拉开了创业的帷幕,因为苏州的老大说了,先发制人,后发者制于人,要创业,得趁早。

  起事后,由于是富二代,“项氏世世将家,有名于楚”,必须自带光环,于是归附的人就越来越多,等到市场扩展到徐州睢宁县(下邳)的时候,已经有六七万的员工了。

  创业有了良将和精兵便具备了竞争的“硬实力”,但还缺少相应的“软实力”,就是还得有个商业模式,有个愿景和初心。

  历史上,大创业的人都会喊口号,各种套路忽悠自不在话下。陈胜动手前,将写着“陈胜王”的帛塞进鱼腹中,可能是想着效果还不够好,于是大晚上又让吴广学狐狸叫:“大楚兴,陈胜王!”

  韩山童创业前,亦是神神叨叨地把一个石人埋进河滩,石人背上刻着:莫道石人一只眼,搅动黄河天下反。

  正式出场的男二号刘邦为了扯一个牛逼的旗,杀了条蛇后还要找个老婆子装神弄鬼假扮白帝的婆娘,就为了借老妪之口向伙伴们传达一个信号:哥们儿我是赤帝之子……

  不过,当时的刘邦还只是个徐州丰县下面的一个村支书(泗水亭长),管着方圆十里的地方,没什么大的发势,为了发展,也加盟了项家军的创业队伍,算是一个代理商在徐州皖北一带做市场。

  当然,项梁并没有玩这样忽悠的把戏,而是很实在地听从了范增的意见,找到了流落在民间正替人放羊的楚怀王的孙子羋心,将其立为楚怀王,为的是“从民所望也。”当然,项梁也没亏待自己,自封了自己一个“武信君”的称号。

  范增是个70多岁的老头儿,壮心不已。大创业潮涌的时候,也要出来混个高级职业经理人,跟着项梁就开干了。

  别小看这老头儿,他的足智多谋,实实在在成了项家的“军师”,尽管大家都知道,项羽最后创业是失败了,但如日中天的时候,范增可是项羽的“亚父”,大概就是干爹这个意思吧,为项羽出了不少好主意。以至于后来提起项羽,基本上都得给这个老头儿来一笔。如宋代IP曾巩在《垓下》一文中如是写道:

  创业开始上轨道了,叔叔、项羽带着“项家军”踏上征途,四处出击,大破秦军,斩杀李由。一切走的似乎都很顺利,大概是融资融到了A轮、B轮的样子。

  势如破竹,前进的路上没遇到什么阻力往往容易让人滋生骄满情绪,项梁也不例外。第一次“无所不能”的幻象出现了,在连续干败此时最大的竞争对手秦军之后,他开始轻视对手,开始大胆烧钱。

  一败致命:秦军于荷泽市定陶区(定陶)大破楚军,此战财经作家司马迁在其《史记》中用三个字就交代了项梁的结局:项梁死。

  结束了,项梁的时代结束了,一切来得有些突然。但对于项羽来说,依托叔父打下的根基,属于自己的时代就要到来了。

  项梁战亡后,名义上的董事长羋心任命一个庸才宋义,出任了CEO(上将军)。因为他提前预测了前CEO项梁的失败,董事长因此就找他聊了几句,关键是聊得还比较投缘,于是轻轻松松就当上了领导。项羽拜为鲁公,为次将,居宋义之下,算是个副总裁级别吧,这就有些令项羽不愉快了。

  创业的人基本不顾家,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一二把手有了矛盾自然就得解决,而解决此类矛盾的方法从来就只有两种:一种是双方互相让步将矛盾调和至最小影响,另一种就是让一方永远消失!

  宋义领诸将驰援被竞争对手秦军围困的赵国,按常理,此行目的既是为救援赵国,理应率军急行。秦军都打到门上了,赵国苦哈哈等着解围呢。不想,宋义在大军行至安阳时,竟逗留四十六日而不前。每日喝酒KTV,员工们敢怒不敢言。

  机会稍纵即逝,项羽忍耐不住劝宋义即刻“引兵渡河”,并预估了胜算:“楚击其外,赵应其内,破秦军必矣。”

  不听不听就是不听,宋义直接拒绝了项羽的提议:项将军,你错了。说完一通道理后宋义可能觉得还不够过瘾,临了,又补充了一句:“夫被坚执锐,义不如公;坐而运策,公不如义。”

  意思就是:副总裁你只是匹夫之勇,运筹帷幄的事,你是不如我的。干好你自己的事吧。

  更过分的还在后头,宋义在下达“全军不得冒进,违者处斩”的军令后,又派自己的儿子宋襄到齐国为相,并且置办酒席、大宴宾客,以示庆贺。

  在向员工们列举完宋义的几大罪状之后,项羽在早会上就把宋义的头给砍下来了。然后,派人追至齐国,把宋义的儿子也一并杀了。

  紧接着,项羽顺理成章地被董事长任命为CEO。董事长不过是个挂名的,但程序很重要,流程还是要走一下的。

  全面掌握大权后,项羽即率领全军渡过漳河,把船只全部凿沉,把煮饭的锅全部砸烂,把军营全部烧毁,只带上三天的干粮,以此向士卒表示一定要决一死战,毫无退还之心。“以示士卒必死,无一还心。”

  渡河之后,项羽包围了王离,与秦军遭遇,大败秦军,杀了秦将苏角,俘虏了王离。秦将涉间拒不降楚,而死。

  后二百余年后,也有个西蜀的职业经理人马谡学了这一招,屯兵南山,终于失了街亭,让他的CEO诸葛亮含着眼泪砍了脑壳。

  此后,项羽召见高管们,这些人在进门时,一个个跪着前行,甚至都不敢抬头看他。“无不膝行而前,莫敢仰视。”

  项羽正式奠定了自己在秦末各诸侯,哦,是各路竞争对手中霸主的地位,真正成为了独角兽。

  然而,距离自己当年定下的“取而代之”的大目标还很遥远,因为,竞争对手秦军的实力还很强大,“亡秦”的任务还没完成。

  前进,继续朝着目标前进,不择手段地前进,挡在前面最大的障碍是章邯,秦军的CEO。

  章邯,秦王朝最后一员能堪当大任的实力派CEO,此时,正率秦军主力驻扎在河南安阳市洹水的南岸(棘原)。项羽,离他不远,率军驻扎在漳南,双方处于相持阶段。

  原本,项羽要打败章邯并非易事,因章邯手中尚有二十万兵力,但名义董事长秦二世和实质董事长赵高帮了项羽的大忙。越到关键时刻,掌权的人表现得越“混蛋”。(亦或者说正是因为有这些“混蛋”,天下才会大乱)这也基本上是历史上每一个摇摇欲坠企业的“基操”,只是作死的方式各有各的特色罢了。

  章邯在外四处防守保住市场份额,不顺,秦二世遣人责问,章邯惶恐,遂派司马欣回朝请示,赵高不仅不让觐见,还派人追杀司马欣。司马欣很愤怒,后果当然很严重。于是,回到军营的司马欣开始劝说章邯跳槽。

  起初,章邯还有些“犹抱琵琶半遮面”,态度不坚决,和项家企业的和谈自然很难谈成。但意志不坚定后,市场份额就掉得更快了,连吃几场败战后,章邯的心态估计是崩了,以至于见到项羽时痛哭流涕地诉说着老大赵高的种种恶行。“章邯见项羽而流涕,为言赵高”

  盟约既成,项羽任命章邯为副董事长(雍王),然而,其他一起投靠过来的兄弟就没这么幸运了。为防生变,项羽在进咸阳前将二十万兄弟全部坑杀于新安城南!

  坑杀,在项羽的竞争策略中是常用的一个词。基本上,要么打死竞争对手,要么买过来,直接摁死。

  历史上牛逼的大商战“巨鹿之战”就此结束,当年叱咤风云的秦家军被干趴下了,气数已尽,项羽当立。唐代超级IP李白曾写过《古风》感叹始皇帝当年雄风:

  只可惜,开创了历史上第一个股份制公司的大秦帝国,终究还是被一个小股东造了反,项羽不可谓不勇、不可谓不猛!

  支柱彻底塌陷,覆灭开始加速:刘邦攻破咸阳,项羽攻破函谷关,家门口的市场也丢了,对方的户外广告,已经打到了自己总部的外墙上了。

  多年之后,我们看到很多项羽身边的人背叛了他。但这个时候,刘邦身边也有这么一个可能是想跳槽的哥们儿。

  刘邦的左司马曹无伤派人告诉项羽说:“沛公想在关中独占市场,让秦王子婴做CEO。”

  项羽一听怒不可遏,说:“明天让兄弟们好好吃一顿,跟我把刘邦打趴下了。” 这时候,项羽有四十万人,驻扎在新丰鸿门;刘邦只有十万人,驻扎在霸上。实力这东西,就得对比,一对比就什么都明白了。

  刘邦这儿出了个告密的人,项羽那儿也没闲着,告密的还是自己的叔叔项伯。这个项伯也是项家军的重要成员,也在董事会里面。他有一个好友对他有过救命之恩,就是留侯张良,现在正跟着分公司老大刘邦混。当范老爷子说动项羽干掉刘邦的时候,他赶紧去给张良送信,结果张良又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刘邦,刘邦于是又请吃又请酒,天天晚上还KTV,还许了项伯家“娃娃亲”,于是项伯处处维护刘邦。

  然而,老爷子范增还是清醒的。范增早看出了刘邦这哥们儿和魏延一样,脑生反骨,迟早必反,学了项家军的技术,定会起灶单独创业的。他就劝项羽:“刘邦以前贪图财货,喜欢美女。现在进了关,财物也不取,美女也没亲近一个,看这势头他的志气可不小啊。”

  可能是怕项羽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范增也偶尔魔幻了一把;“我让人观望刘邦那边的云气,都呈现为龙虎之状,五色斑斓,这是要做老大的瑞气呀。你不要犹豫,干了他再说。”

  可惜的是,项羽的意志并不坚定,鸿门宴上,范增三举玉佩,又派项庄舞剑,项羽却始终犹犹豫豫。

  面对这么剑拔弩张的态势,刘邦“无赖”的本性又助他逃过一劫:扯着上洗手间的谎,一出门就赶紧抄小路回了家。

  当然,刘邦一到家,就把“吃里扒外”的曹无伤杀了。比起项羽的犹豫,刘邦对待叛徒确是丝毫不手软。

  刘邦逃走后,气得范老爷子在鸿门宴上拔剑斩了刘邦贿赂的玉环,直骂项羽“竖子不足与谋”,未来干掉你的,一定是这个刘邦!

  潜伏的对手侥幸脱逃,在《水浒传》中,准备创业的宋江也写了首类似的文章《西江月》感叹道:

  这首打油诗题在酒馆墙上,后来宋江也创业了,也是一路轰轰烈烈。而刘邦,不仅单干创业,而且,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传统大哥秦王朝随着项羽在咸阳留下的一把大火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之中,富二代项羽喜欢放烟花,动不动就放火,据说这把火烧了三个多月才熄灭。所谓“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在放火之前,项羽顺带着干了这么几件事:屠城、杀秦王子婴、抢东西抢女人,听起来好像是土匪干的,但事实上,确是项羽所为。见过大场面的项羽不拘小节,正像今日小目标游走于灯红酒绿中间一样,有钱就是任性。

  当年吹过的牛皮终于实现,项CEO按耐不住自己的喜悦之情,在向楚怀王汇报了起义的基本情况之后,随即搞了个超大庆典,把各省总经理全部提拔为副总裁(大封诸王),自己把自己则选为了董事长(西楚霸王),总部则设在徐州(彭城)。

  这地方离自己的老家近一点,有参谋劝说,应该把总部放在西安,搞大事的人应该在一线城市。谁知项董事长说,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参谋讥笑道:“常听人说,楚人沐猴而冠,意思是说都是些蠢货,和猴子差不多。”项董一怒之下,直接把这哥们儿油炸了。

  此时的项羽,貌似创业成功了,迎来IPO了,尽管如同瑞幸咖啡在纳斯达克挂了个牌一样,不为募多少钱,富二代从来不为钱,只为面子。

  仅用了三年时间(公元前209年-公元前206年),项家军就成功IPO了,速度比今天的创业者们牛逼多了,一路高举高打,步步成功。

  只是,商业模式的天然缺陷,特别是老大的不长脑子,很快便让项董迎来更强的竞争对手,走向末路。

  成功IPO后的项羽,做事张扬且毫无顾虑,自然也就难免不公道。时日一长,自然就引起部分高管的不满。

  最先出去创业,分道扬镳的是山东总经理田荣,但我们都知道,在离职创业的人中,大成且干掉项家军的是刘邦。

  项羽从来不怕谁,成功IPO后的项羽当然更不会怕谁。谁允许你们创业了?而且还和我抢市场?你们还有没有同业竞止的概念?

  所以,谁创业打谁,而打刘邦,则变成了一场为期四年的代号为“打刘办”行动。

  此时的刘邦,借着山东创业的混乱,亦东出汉中,开始“楚汉争霸”,尽管没有IPO后的项家公司有钱,但我也是土豪了啊!工资加期权,也不少本钱了。

  在项羽大肆封王之时,刘邦得巴、蜀、汉中三郡,被立为汉王。(按盟约,他应被封为关中王)

  内心愤怒的刘邦虽然返回封地就烧了栈道,表了下忠心,摆出了“老死不出川”的样子,但待具备了一定的实力后,便立即“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平定了三秦。(即关中地区,项羽将关中一分为三,封予秦三个降将)

  这时,刘邦让张良给送给项王一封信,信的内容是:“汉王就是想做关中王,若能遵循以前的盟约,就立即停下来,绝不再向东进。”又把齐、梁二地的反叛书送给项王,说:“齐国想要跟赵国一起灭掉楚国。”

  项羽一听,谅你刘邦也不敢和我竞争,于是全力攻齐,迅速干败了最先“单飞”的田荣田总经理,然后大肆屠杀齐国百姓,这使得齐国军民更加怨恨项羽,于是团结一致齐力抗击项羽。

  更为失策的是,在大封副总裁的时候,项羽把那个名义董事长羋心也架空了,并迫使其迁往另一封地彬,而后,项羽暗令英布派人将这个眼中钉弑杀!

  刘邦于是写文章宣传说,项羽不义,害死了原董事长。鼓动了五个总经理和他一起联合起来了,率五国诸侯兵马共计五六十万人东进讨伐楚国,人多势众的汉军一度攻下项羽的总部徐州,进城后的汉军高兴得大摆筵席,显然,他们低估了项羽的创业心。

  这一场大竞争,楚军先是在荷泽(穀水、泗水)一带杀了汉兵十多万人。汉兵南逃,楚军追击到安徽宿州市灵壁县东面的睢水边上,汉军士卒十余万人又掉进了睢水之中,据说睢水因被堵塞水都不流动了。

  对了,这个时候,刘邦怎么样了?此时,他正被楚军里外围了三层,得苍天庇佑刮了一阵妖风,刘邦仅带着几十名亲信仓皇逃离。

  更狼狈的是,他原打算从徐州沛县接了家眷后一起逃跑,没想到楚军马上就追到沛县。那怎么办呢,继续跑路吧。

  万幸,在路上碰到了逃亡的一双儿女,于是赶紧带着一块儿向西跑路。但楚军实在追得紧,刘邦想出了一个好主意:把儿女全部推下车,可能是嫌他们太重了。

  动不动扔掉儿子女儿的事情还不止干了一次,跑着跑着总想把姐弟俩扔下,要不是身边的人劝诫,这姐弟俩怕是就要一命呜呼了。看来,除了儿女长得太胖的可能性之外,还有车不好的原因。

  稳住阵脚后,刘邦又开始找项羽谈和,项羽本也有此意。但干爹范增劝说:“现在不把汉军打残,以后一定会后悔的!”这时,项羽还是听范增的话的,于是率军再次包围了刘邦。

  然而,刘邦身边用计的高手实在很多,这一次献计的是陈平,这哥们儿原来是跟着项羽的,和韩信一样,估计混得不好,就跳槽跟了刘邦。

  项羽的使者到刘邦那儿之后,刘邦让人准备了特别丰盛的酒筵,刚准备吃饭,一见使者就故作惊愕的样子说道:“我们以为是亚父范增的使者,没想到却是项王的使者。”说完粗暴地就把把酒筵撤了,然后,拿了点剩饭剩菜来打发项羽的使者。

  没有KTV也就罢了,饭都不管够档次,使者境界当然不会像副总裁那么高,回去就说坏话。

  受了委屈的使者回去肯定是添油加醋对项羽说了这回事。项羽开始怀疑“干爹”,是不是没那么纯粹?历史上常见的一幕在这儿又上演了。

  范增走了,项羽身边最亲近的人离开他了。“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愿赐骸骨归卒伍。”

  70多岁的老头,出来做高级职业经理人,除了赶上创业大潮外,更多的可能还是要成就一点事业的,如同种“褚橙”一样,为了钱?为了名?你想多了,不过是想一辈子不白活,尽一个做人的本份。

  可怜70岁的老头儿,在黄河岸边踽踽独行,黄河奔腾,残阳如血,那是一幅怎样的悲壮场面。可怜老爷子还未走到徐州,背上生了一个疮,如同多年后的自媒体人孟浩然一样,死了。

  离开了范增的出谋划策,刘邦很轻易就跳出了项羽的包围圈,于是向南一直跑。边跑边边收集逃散的员工,聚集到今郑州荥阳市一带(成皋),项羽立马又追到这儿,刘邦不得不又踏上奔逃的道路。

  在局势尚好的局面下,彭越突然率军断绝了楚军的粮食,项羽的苦日子真正来了。

  为了多争得一丝主动权,项羽就做了一张案板,把俘虏来的刘邦的老爹摆在上面,并对刘邦说道:“你如果再不赶快投降,我就把你老爹给煮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面对老爹被煮的危险,刘邦不紧不慢说道:“我和你以前一块接受了怀王的命令,曾‘相约结为兄弟’,这样说来,我的老子也就是你的老子,如果你一定要煮了你的老子,就希望你能分给我一杯肉汤。”

  刘邦这么耍无赖,按照项羽的脾气,肯定就要动手了。但关键时期,又是项伯站了出来:“天下事还不知道怎么样,再说要夺天下的人是不顾及家的,即使杀了他也不会有什么好处,只会增加祸患罢了。”

  楚、汉长久相持,胜负未决。士兵们厌倦了长期的军旅生活。这个时候项羽的憨态表现出来了:他要找刘邦单挑。“愿与汉王挑战,决雌雄,毋徒苦天下之民父子为也。”

  他真的是不知道刘邦可是无赖出身,果不其然,刘邦哈哈大笑:“我宁愿斗智,不斗力。”

  僵持战后,面对汉军士卒气盛、粮草充足,项羽却士卒疲惫,粮食告绝。不得不接受了和约,双方以鸿沟为界,以西的地方划归汉,鸿沟以东的地方划归楚。当然,那个差点被煮了的太公和吕后终于被送还给了刘邦。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所谓“鸿沟之盟”,就如同今天“不打价格战”一样的联合声明,只是权宜之计。人前盟约,人后抽刀。

  商场之中,从来就没有所谓的共富贵,任何表面上的平和都只是某一时间内各巨头力量平衡的结果。你不吞并别人,别人准备充分后就会吞噬你,这一点,做了董事长的项羽并不明白。

  鸿沟之盟订立,项羽倒是很守规矩,带领团队们向东撤退,大家共荣,慢慢竞争。

  但他没有明白,他当年说“彼可取而代之”的时候,这位村干部在路边看到秦始皇,也曾经说过,“大丈夫生当如此!”

  在秦末群雄争霸的大舞台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项王都是主角,落下帷幕之时,英雄末路,却是眼见他楼塌了,如同乐视网300104)一样,迅速垮台。

  手握《鸿沟协议》的刘邦,终于逃出了项羽重重包围,但他和军师们却迅速做出决策,收整旧部,东追项羽。

  干不过项羽?没关系,继续联合,刘邦呼叫韩信、彭越合力围攻楚军,会师垓下,以数倍军力,终于干败了项羽,这位生平70余战的商界精英,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在垓下的夜晚,项羽几度悲歌,与虞美人相顾而泣,惟有泪千行。项羽真情写下了首诗《垓下歌》,令今日无数网红心生羡慕:

  显然,此时的项羽已心有所定,已不愿再带美人东归。虞美人亦我手写我心,赋诗《和垓下歌》一首:

  诗罢引颈就向青霜剑,可怜红颜多薄命,一代佳人,就此香消玉殒。据说美人葬在安徽灵璧县城东,宿泗公路旁。门口石碑上四个大字“巾帼千秋”。

  宋江的超级大IP苏轼自然不会放过如此感人的题材,在被贬去杭州做政法委书记(通判)的路上,凭吊了美人墓后,写下了《濠州七绝之一.虞姬》:

  项羽“天与不取,自取其咎”,平生终于尝到了失败的滋味。垓下一战,如同其叔叔定陶一战一样,一败涂地。

  等到项羽准备趁夜色上马突围之时,身边的侍从就仅剩800人了;渡过淮河时,仅剩百余人还跟在他身边;到东城时,身边仅剩二十八骑了。

  可谓身陷绝地,创业家项羽不改英雄本色。他对身边仅有的二十余人说,我愿意为大伙儿打头阵,连干它三场,而且要三战三胜,“今日固决死,愿为诸君快战,必三胜之,为诸君溃围”。冲锋前,又补充道:“吾为公取彼一将。”

  果真不愧是千古第一霸王,面对汉军重重包围,说斩一将就斩一将,说突围就突围,豪气冲天。

  实际上,并非为再打几个胜仗,项羽想告诉身边人与外界的是,并非是我干不过刘邦,只是这是我的命啊。“非战之罪也!”

  接下来项羽做出的决定,让后人惋惜了数千年,姑娘们每念及此,看着身边的渣男,无不潸然,这才是真的Mr Right!够爷们儿,够英雄!

  乌江亭长劝他即刻渡江;“大王赶快渡江,这里只有我有船,汉军来了也没船过去!” 项羽坦然一笑,“我不渡江了,这是我。我与江东八千子弟西渡,如今没有一人生还,纵使江东父老怜爱我让我做王,我还有什么面目见他们呢?即便他们不说,难道我自己心里就不愧疚吗?”

  貌似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项羽都是在为别人考虑。他把乌骓宝马送给了忠厚的亭长,听说得自己人头者能得千金、封万户侯,他就对熟人吕马童说:“那我把这份好处送给你吧!”尽管吕马童已经背叛了自己,跟了刘邦。

  自刎,是项羽为自己选择的结局。为了争夺他的尸首,汉军互相残杀者达数十人,最后尸首由五人各得一部分,当然,这五人最终都得以封侯。其中,当然也包括了吕马童。

  刘邦说,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为我所擒也。超级IP苏轼则说,增不去,项羽不亡。所谓“秦灭六国,楚恨尤深,楚虽三户,亡秦必楚。”项羽确实颠覆了头牌公司大秦王朝,但自己却亦快速败亡于刘邦。

  霸王祠最终也只能修建99间,因为只有帝王才能修100间。如同娃娃们考试,项羽得了个99分,在东方视野里,终算不得圆满。

  白衣终身的清代嘉兴人王昙,在和朋友西游至和县时,写下了《西楚霸王墓》一文,悼念项羽之得失:

  而南宋头部自媒体人李清照则举重若轻,写了首《夏日绝句》,既思念自己的老公,亦为天下女人送了鸡汤:

  年轻的项羽临终前,曾先后三次说道“天之亡我”,前两次对身边的将士说,后一次对乌江亭长说。这说明项羽直到死,都还认为自己的失败是上天安排的。

  他甚至不像周瑜那样,慨叹“既生瑜,何生亮”,更没去埋怨手下分公司总经理的背叛,输了,就是输了。

  身为名将之后,他天生就具备许多别人难以获得的优势,比如民心。他和叔父刚开始创业,就因为项氏“有名于楚”,事业开展的就很顺利;哪怕最后兵败至乌江亭,亭长还说:“江东虽小,地方千里,众数十万人,亦足王也。”这种信任,正是祖德荫功。

  泼皮刘邦为了起事,杀条蛇不够,还得绞尽脑汁策划个故事,然后,还得用一千个谎言去圆这个谎。

  一部《史记》,项羽本纪,乃最出彩处,可见悲剧财经作家是热爱项羽的,是故写得项羽其悲无比。

  这自然会引发无数创业家和自媒体人的千古争鸣,对于项羽的判断,自然从来无法停止。

  朱元璋则说,项羽南面称孤,仁义不施而自矜功伐。而刘邦则“承以宽仁,率以胜亡。”

  魏之文胆郭嘉则说,昔项籍七十余战,未尝败北,一朝失势而身死国亡者,恃勇无谋故也。

  伟人也曾多有评点。据李银桥回忆,伟人有段时间,特别喜欢看京戏《霸王别姬》,看到动情时,更是睫毛颤抖,泪花晃动。回来路上,和卫士说,不要学西楚霸王,我不要学,你也不要学,大家都不要学!

  伟人细读《史记》,自然熟谙项羽,他的意见“送各同志阅”,指出了项羽同志犯了三个错误:第一个是不听范增的话,放跑了刘邦;第二个是楚汉订立鸿沟协定,项羽同志认真了,而刘邦却不以为然;第三个则是把总部放在徐州,位置没有选好。

  但伟人对于他的对手刘邦,却是赞不绝口,“豁达大度,从谏如流”,是封建皇帝里面最厉害的一个。一决策对头,二用人得当。

  但以商人观之,项羽之成复败固然有其刚愎自用、优柔寡断、匹夫之勇、妇人之仁等个人原因之外,至少还有以下几个大原因:

  首先,便是项羽眼光不够长远,没有立志搞个102年的企业,更不懂得三驾马车,履带战略。天下苦秦久矣,但项羽却只想恢复春秋战国之旧制,自己做个董事长,封各路大哥为副董事长,自己受众星拱月、号令诸侯之势即可。

  这显然是不懂得移动互联网之渗透已深入民心,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逆潮流而动,焉能不败?

  定错了大方向,而只有个小目标。虽说日进斗金,商业模式看似非常OK,但在核心竞争力上就搞不定了。严格意义上,项羽并无争天下之志,眼见秦灭了诸侯而一统天下,他却想灭了秦而复立诸侯。所以东归都彭城,屡次放刘邦,皆在于此。

  好一个“楚灭无英图,汉兴有成功”,创业上无所建树的李太白,不能不服其眼光之独到。这样的大目标不定好,核心竞争力不祭出,纵有范增、韩信在身边,又能如何呢?

  其次,项羽公司缺一个好的公关总监。实际上,商场如战场,有几个处处道德君子而能成功呢?不过能守住初心,固其善意,管住裤腰带就已实属不易,那能处处守仁,缕缕在意呢?成大事者,不拘小切。

  可项羽不然,这哥们儿实在是太在意各种小节了,假使他能获得今日之“公关天团”之一,处处维护,事事先鸣,恐怕就不至于如此一败涂地了。

  且他的对手刘邦,出身草莽,没有受过良好高等教育,在村干部任上亦贪财好色嗜酒不事家风,处处都是小市民痞子榜样,不带一分钱,却号称“贺万钱”骗了个老婆;逃亡路上,屡次推儿子女儿下车以逃命;项羽扬言“烹尔太翁”时,他却要分一杯羹……

  在与项羽争战中,屡次败则逃,逃则和,和又攻,鸿沟协定在眼中,不过是一张擦屁股纸,但在“大事”上,却约法三章,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

  所为何故?无外乎名也。刘邦除了不得不做的大事上求获民心,更是在公关天团张良、萧何等之助下,将败说成胜,将不义说成为天下功,三军未动,先“软文”广发之。而对竞争对手项羽,持之以恒发“黑稿”,八不义,十大罪,甚至围至核下,依然放风筝四面楚歌之,尽散楚军心。

  干创业的,首在取势,取势之道,在公关耳。刘邦善用之,要么感谢败家娘们儿,要么感谢五环外群众;发狠时则“宁可活在来往的路上,也决不死在微信的群中”,反观项羽,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欲自封董事长,先大封副总裁;樊哙捅破“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这层窗户纸时,便不好意思除刘邦了……

  即便临死时,还“吾为若德”,项羽啊项羽,没有好的公关总监还那么在意羽毛,想不输都不行啊!

  第三,则是项羽自身的性格问题了,这方面自媒体们多有论述,无需庸言,不做赘述矣。

  自刎乌江,霸王别姬,颇让人伤感,亦意犹未尽,但在商人看来,铁血柔情,上马可安天下,帐中能慰美人,虽非完人,实有真相。

  原本不也是创业的一种境界嘛?创业本是一场修行,而且是最难的修行,既要修身,又要修心,以世俗观成败,落了小乘矣。

  最后,引述一个自媒体人常干的文章,是明万历吏部郞中王象春所作《书项王庙壁》: